建筑楼宇

文章以合法性为视角,对商会治理推动企业社会责任演化的传导机制和效应展开理论研究。在合法性机制下,行业内企业间社会责任的演化交互影响,特定企业为获取所需的合法性而采取企业社会责任行为时,必须因应行业内其他企业的社会责任行为而改变。企业将根据制度环境的变化,通过不断地主动调整对各类利益相关者承担的社会责任来动态地获取合法性。在现代商业社会里,商会是导致制度环境变化的重要因素。商会通过信息沟通,令特定企业根据新信息改变其关于其他企业社会责任行为的信念而调整其社会责任行为。商会治理推动企业社会责任的演化,其效应包括对企业社会责任边界、程度和结构的演化。现实中,商会治理推动企业社会责任演化的传导机制包括\"学习与模仿\"机制、集体行动机制和行业自律机制等。为使企业社会责任边界扩展、程度提高和结构趋于合理,应大力发展商会组织。若商会组织得到完善发展,就会促进企业社会责任的发展。

产品需求与挑战

政府资助对企业创新产出的影响一直以来在学术界没有一致的结论。而且,较少研究涉及公共研发资助中项目筛选机制对最终效果的影响。我们的研究检验了中国规模最大的面向中小企业的政府创新基金——科技型中小企业创新基金对企业创新产出的影响,以及筛选机制的变化对创新基金效果的作用。基于企业层面的面板数据,我们发现创新基金资助的企业比没有被创新基金资助的相似企业在专利数量、新产品产值和出口方面有更好的表现,而且这一效果在2005年筛选机制从集权到分权的改变后显著增强。创新基金的效果以及筛选机制变化对创新基金效果的影响在不同地区有很强的差异性,经济和制度越发达的地区,创新基金的效果和筛选机制的作用越明显。

资产期限与融资期限相匹配是公司金融理论的一个基本原则。过去20多年,中国经济增长依赖于大规模投资,而金融系统的发展相对滞后。本文试图研究微观企业在中国滞后的金融系统下如何解决长期投资的资金问题,从而在总量上推动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基于中国与美国的比较,本文发现,中国的长期投资速度高于美国,而中国金融市场提供的长期融资却较少,期限也更短,且大部分流向了资产期限较长的领域,导致中国在宏观上呈现严重的用短期融资支持长期投资的期限错配现象。以1998—2013年中美两国上市公司为样本,实证发现中国在企业层面同样存在期限错配问题,而且国有企业更为严重。进一步地,本文考察了中国企业期限错配与金融制度之间的关系,发现在金融市场上,长期融资能力强的中国企业期限错配程度较低,并且不同于美国企业,中国企业的期限错配程度不受长短期资金利差的影响,而与预期货币政策一致。本文揭示出中国企业普遍存在的期限错配并不是企业节约融资成本的财务策略,而是根源于中国金融市场结构不完备、利率期限结构不合理以及货币政策不稳定等制度缺陷。因此,要从根本上解决中国的期限错配问题需要在这些制度成因上下功夫。